金控觀點

把握科技價值觀風險管理制度三原則,讓中國金融創新行穩致遠

時間:2019-12-31   字號:A+  A   A-  閱讀量:  分享:

當前,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孕育興起,正在深刻影響世界發展格局,深刻改變人類生產生活方式。我們已經進入了創新驅動和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

金融是建立在信心和信息基礎上的特殊行業,這一輪信息科技革命對金融業的影響尤其明顯。全球金融業的商業模式和技術體系正在發生深刻的變革,已經開啟了金融創新的大航海時代。在十五、十六世紀的人類上一次大航海時代中,中國在競爭中落敗,西方在理論創新、技術創新、制度創新和模式創新等方面獲取了全面勝利,造成了東西方經濟文化“大分流”。然而,在這一次新的金融大航海時代的競爭中,中國有望憑借數據大國和金融創新的先行優勢,走在世界前列。今天,我想借此機會和大家分享三個觀點:

一、金融科技基礎設施決定著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核心競爭力,正成為驅動金融創新大航海乘風破浪的“槳”

在當今金融躍遷的時代,金融機構的資產規模、分支機構數量、業務市場占有率已經不再是未來的核心競爭力。理論上講,金融機構、互聯網公司、制造業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沒有區別,都是要具有超越競爭對手的獲客能力、更深刻了解客戶的能力、以及為客戶及時全面提供他所需要的產品和服務的能力。因此,對未來趨勢變化的洞見,以及把握這種趨勢的能力才是各個企業生存發展的根本。

我們預測,對于一個國家或地區來講,金融科技基礎設施的完善程度將是核心競爭力。正如中國的高鐵、高速公路、橋梁、港灣的建造能力,推動了中國這40年來發生了奇跡般的增長?,F在數據已經成為核心經濟資源,搜集、處理、應用核心經濟資源的平臺就是金融的基礎設施。這些金融科技基礎設施的完善程度決定著國家和地區間的核心競爭力。要打造未來社會的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就必須回答由誰來規劃、由誰來建設、由誰來運營、由誰來應用的問題。

我們認為,金融科技基礎設施應由政府統一規劃和“頂層設計”。基礎設施規劃必須具有前瞻性、全面性、公平性和權威性,只有政府掌握制定規劃的全面信息,具備社會公平性,防止核心經濟資源——數據和信息出現“壟斷黑箱”。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平衡社會各方利益,制定公平、公正的數據資源分配使用方案,讓金融基礎設施從規劃開始就具有正確的導向。

第二,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建設應開放共贏,由市場化機構積極參與。要厘清政府和市場的職責邊界,高效推進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建設。建設的過程必須要秉持開放心態,術業有專攻,匯聚各方資源和技術。在政策層面,由政府制定金融科技基礎設施的建設標準和使用規范;在實施方面,吸納專業化、市場化的機構參與,充分借助各家機構的專業經驗、先進設備、優秀人才,又快又好地建設社會金融科技基礎設施。

第三,金融科技基礎設施應由兼具公信力和公益性的機構運營管理。作為管理未來社會核心經濟資源的平臺,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兼具經濟屬性和社會屬性,既重要又敏感。因此,需要由具有公信力和公益性的、金融科技高度融合的機構進行運營管理,避免因單純追求經濟效益導致寡頭壟斷形成,因單純追求社會效益導致不可持續發展,因業務不專導致運轉效率低下。

第四,金融科技基礎設施的應用對象應該是千百萬社會大眾和各類普惠金融機構。縱觀歷史,科技革命往往起到了扶貧助弱的作用。農耕革命后,原先處于弱勢地位的腦力勞動者對狩獵、捕食的體力勞動者實現了反超;工業革命后,擁有核心科技專業技能的白領工人實現對擁有傳統手工技能的藍領工人的反超;信息革命后,原先在金融服務中的弱勢群體中小微企業和社會大眾將是金融科技創新、金融基礎設施發展最主要的受益者。

自成立以來,北京金控集團積極推動建設以金融大數據為核心的未來金融科技基礎設施,今年年初成立了國內第一家普惠型金融大數據公司,建成國內第一個金融大數據平臺,作為北京市政務數據向金融領域輸出的安全、統一接口,承擔向全市金融機構輸出公共數據的職責。同時,我們積極開展金融大數據應用試點,拓展金融大數據社會化應用范圍。通過未來金融科技基礎設施的打造,增強社會信息透明度,降低金融領域霧霾度,培育首都經濟新動能,構建未來金融發展的高速公路。

二、牢記金融的初心和使命,開展普惠金融創新服務,讓正確金融價值觀成為金融大航海時代的“舵”

科技創新向來都是“雙刃劍”,如果只具備非常強大的技術能力,但是沒有把它用在正確的方向上,社會最終會受損,而不是獲利。自然科技如此,金融科技也是如此。這需要我們牢記金融的初心和使命,在金融大航海時代,用正確的價值觀來把舵定航。

很多人簡單理解金融業的目標是賺錢,認為每個機構的最終目標是追求利潤增長和資產規模,這是不對的。其實,金融是價值觀的。金融的核心功能是跨時間、跨空間兩個維度來分配社會經濟資源,通過促進商品交換,把生產要素資源分配到最善于利用它的生產個體,讓每個百姓有更多的經濟選擇,讓未來人類社會有更多的產品和服務,從而提高大眾的生活福利水平,提升整個社會的“帕累托最優邊界”,這才是金融的初心和使命。好的金融活動能夠擴大這個福利邊界,壞的金融活動是在這個邊界中自己分割一大塊,別人分割一小塊,甚至縮小社會福利邊界。北京金控集團作為國有金融機構,普惠金融既是我們發展的出發點,也是我們服務的目標。自成立以來,我們積極打造以服務企業、服務家庭、服務個人為目標的普惠金融平臺“三支柱”。

首先,針對小微企業融資“信用風險大、交易成本高、服務效率低”三大痛點,我們建成并上線全國首家小微企業金融綜合服務平臺。通過“大數據征信+擔保增信+投貸聯動+不良資產處置”的方式,為小微企業提供“助貸”、“助投”、“助?!狈?;平臺可根據企業畫像,為其精準推送扶持政策,并提供政策申報通道,為政府提供“助扶”服務。同時,通過打造北京融資擔保集團,增強風險緩釋能力,通過設立北京資產管理公司,實現對風險資產一條龍處置。

其次,針對中國財富管理行業未來巨大的發展機遇,我們設立了全國首家財富管理基礎設施服務公司——北京財富管理公司,針對廣大居民家庭理財需求,建設全面、精準、普惠、安全、更具社會責任感的首都財富基礎設施。通過進行家庭財富全面精準畫像,打造涵蓋銀行理財、基金、保險產品的財富產品超市、開設百姓財富學習課堂,提高財富管理市場的風險適配度,降低家庭理財市場“霧霾度”,減少非法集資、氏騙局等金融欺詐行為對百姓家庭的傷害。

此外,在服務個人方面,我們以提升居民生活、出行、醫療、教育等方面的便捷度為重點,正在積極推動建設首都惠民工程,打造首都市民的統一個人金融服務平臺,這個平臺將能匯聚社保服務、政務服務、生活服務、金融服務等四大板塊功能,提升首都百姓生活的便利度,給在北京工作或旅游的百姓提供全新的生活體驗。

、金融創新興于技術,成于制度,風險管理制度是金融大航海時代的“壓艙石”

人類歷史上的金融科技創新從來沒有消除風險,甚至沒有減弱風險,現實中每次金融科技創新都增加了風險,需要用一種更復雜、更有力的制度去約束這種創新的破壞性。金融法規制度的完備程度決定了社會金融創新的可持續能力。當今大數據已經成為社會的核心經濟資源,我們要對數據的采集和使用懷有敬畏之心。

對金融機構而言,應該非常清楚地界定數據的所有權、使用權、管理權、收益權的“四權”關系,要在實際運用過程中把握使用的便捷性、數據的安全性跟主體的隱私性的“三性”平衡。對個人生物特征和生活行為數據的采集和識別一定要規范,要意識到數據的使用權和所有權是個人,使用個人數據一定要經過授權。對數據的管理必須由政府類的公益機構進行,收益分配要非常謹慎,不應作為商業的主要盈利點。為了保證首都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建設平穩有序推進,北京金控集團正在政府相關部門的指導下,協助制定公共金融數據的管理辦法,將適時發布指導行業實踐。

對監管部門而言,為了鼓勵創新同時防范風險,我們建議明確兩大原則。一是要以金融功能和風險實質監管取代機構名稱監管。比如,如果某機構具有社會集資功能,無論叫銀行、信托、P2P,還是科技公司,當設立嚴格準入機制持牌經營;如果業務模式存在期限錯配流動性轉換,都應當遵守流動性規則;如果對客戶做出隱性或顯性承諾,都應當具有風險損失吸收能力;如果承擔核心市場功能,就要建立恢復與退出的預先計劃安排。二是要按照系統重要性維度來監管,把握鼓勵金融創新和促進風險防范的平衡。當創新金融機構處于新生期時,可以通過設立監管沙盒或試點項目適當放寬監管要求,減少其合規成本,積極鼓勵創新,同時監管部門對試點項目保持密切關注和雙向溝通。隨著金融機構的不斷成長,一旦資金數額或客戶數量突破一定門檻,監管標準以及合規要求就要不斷提升,監管強度也要不斷加大。這種模式其實就是我們一直采取的“摸著石頭過河”的模式,也是中國改革四十年取得巨大成功的寶貴經驗。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前我們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對金融業而言,我們正處于千帆競發、百舸爭流的金融大航海時代。在這個劇烈競爭的時代,我們一定要認識到:科技是“槳”,價值觀是“舵”,風險管理制度是“壓艙石”。只有把握好這些基本原則,中國的金融創新才能夠行穩致遠。

国内大量人妻偷拍视频_国内偷拍高清精品免费视频_国内精品国内偷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