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控觀點

【觀點】中國經濟的未來與金融價值觀

時間:2018-12-30   字號:A+  A   A-  閱讀量:  分享:

四十年前,中國開啟了改革發展的偉大征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四十年后,中國經濟又到了一個新的十字路口。在內部,面臨著增長方式轉型的巨大挑戰,在外部,全球正在經歷信息科技革命的巨大變革。面對這些挑戰,我們需要認真思考改革開放何去何從,中國經濟增長的未來動力在哪里,以及金融和金融機構的角色定位。

 

一、 改革從哪里來?

 

 首先,我們要認真總結改革開放40年里中國經濟發展的一些重要經驗。

 

 第一個經驗是打破鐵飯碗,引入市場化的競爭機制。中國最初改革的起步很簡單,不是出自政府領導和經濟學家的統籌謀劃,而是源自廣大百姓改變窮困生活的現實需求。像小崗村的聯產承包責任制、鄉鎮企業的崛起,都是希望打破鐵飯碗,引入競爭機制,把大家的積極性能夠發揮起來。最早改革的起點和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農村包圍城市有些類似,由農村發起,不斷拓展到鄉鎮商業流通領域,再到城市的生產領域。雖然改革的方式并不復雜,但是小崗村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建立,打破了農村公分制的大鍋飯,部分勤勞致富的農民成為了“萬元戶”,讓全中國人民看到了希望,激發了中國經濟的活力和人民的積極性,意義深遠。

 

 第二個經驗是通過勞動力市場和產權改革,釋放了被純計劃經濟體系禁錮的社會經濟資源。這些沒有得到利用的經濟資源成為生產性的資本和人力資本,大幅提高了經濟要素的邊際生產力。在耶魯大學讀書的時候,我曾跟著著名的發展經濟學家高斯塔夫·拉尼斯教授作過研究,他認為在很多農業經濟國家由于地少人多,勞動力相對過剩,邊際生產力幾乎為零,人口再多對經濟增長也沒有貢獻。在過去的40年里,中國通過逐步取消戶籍和糧油分配制度限制,放開農民工進城,釋放了被土地禁錮的勞動力資源,引導農業過剩的勞動力轉化為工業生產需要的勞動力,人力資源在中國社會重新分配,提高了全社會勞動邊際效率,中國工業制造業騰飛有了堅實的基礎。

 

 除了人力資源之外,改革開放進程中還釋放了大量的社會經濟資源。例如,我以前在國家財政部工作,當初剛加入部里工作的時候住在財政部分配的宿舍里,租金非常便宜,但沒有產權。那時候中國人也都是住在單位分配的房屋里,家庭財富只有銀行儲蓄,沒有房產的概念,國民財富資產水平非常低。后來我到美國讀書,發現大學教授的房子都是20萬、30萬美金,我當初想,中國人什么時候能夠買得起這樣貴的房子?大概這輩子都買不起。但是中國在90年代末開啟了城市房地產的改革。政府對居民現有居住的房屋進行法律確權,同時建立房地產流通市場,通過交易對房屋定價。這樣一來百姓所居住的房屋就變成了家庭的資產,出現了“房產”的概念?,F在只要在北京三環之內有一套房子,基本上都是百萬富翁甚至千萬富翁。我再回頭看一看美國教授的房子,太便宜了,一套北京三環內的公寓可以換幾套美國教授的房子。我們仔細想想,這種中國社會財富水平的躍升不是靠5+2、白+黑苦干出來的,而是通過深化改革,改變產權機制,從天上掉餡餅掉下來的。這些資本的積累不是靠我們銀行放貸的杠桿而來的,而是靠從以前經濟體制中釋放出來的。有了這樣價值百萬的房產,金融機構可以提供抵押貸款,個人就有資金進行消費和生產,從而社會的消費和投資水平大幅躍升,金融機構的資產和利潤持續增長。中國老百姓的財富水平和資產結構完全改變了,這是中國經濟在過去40年里快速增長的重要動力。

 

 第三個經驗是對外開放,融入全球經濟體系。在80年代初期的時候,中國一直在仿效亞洲四小龍的開放模式,提出要打造出口加工型的經濟模式。當初有個口號是“兩頭在外”,即原料在外、市場在外,實現國際大循環。這種模式一度非常成功,中國漸漸成為世界的加工廠。加入WTO之后,中國的對外開放又有了新的變化,不光是引資金,我們也引技術、引管理能力。其中非常典型的代表是中國銀行業的改革。本世紀初,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不久,很多人擔心中國的金融業到了破產的邊緣。在2003年前后,中國銀行業開啟了商業化改革,引進了很多國際戰略的投資者,實現了境內外的上市,完成了商業化的轉型。國外戰略投資機構對中國銀行業的貢獻不僅僅是資金,更多的是先進的理念和管理能力。中國的金融體系競爭力在短短的十幾年間有了非常大的提升。目前,中國的銀行業資產規模已經達到了260多萬億,超過歐盟銀行業資產的總額,是美國的兩倍多,(美國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的比例不一樣),成為世界上第一大銀行業。全球前十大銀行中國就有四家,資本市場和保險市場都排在世界前三位。這樣一個巨大的變化就是靠改革和開放,轉變經營機制,引進國際先進的競爭理念和經營模式。

 

二、 未來向何處去?

 

 回顧改革開放四十年歷史,改革競爭機制、釋放經濟資源,融入全球經濟體系就是我們非常寶貴的經驗?,F在中國又到了命運的十字路口。未來40年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在哪里?我想這是在每一個從事經濟和金融業者都要思考的問題。

 

 有一部分人可能比較悲觀,如果單從短期的因素分析,中國確實值得擔心。從需求面來看,經濟拉動靠投資、靠消費、靠進出口。近幾年中國的貿易順差大大下降,由于勞動力和原材料成本上升,出口加工的模式越來越難;投資領域我們也面臨越來越高的杠桿率,靠借貸推動的投資增長不可持續;受財富效應和收入預期影響,居民消費短期大幅提升的難度很大。最近大家經常談論市場流動性偏緊、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一些人對經濟未來比較悲觀,擔心經濟的嚴冬要到來。

 

 但是,我們認為,經濟短期增長看需求面,長期增長要看供給面。中國經濟短期有挑戰,長期依然有巨大機遇。新古典經濟學指出長期經濟增長有三個拉動要素:1、勞動力(L);2、資本(K);3、全要素生產率技術創新(A)。從長期來看,這三個經濟要素中國都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首先看資本要素(K)。五到十年前,中國靠進出口盈余形成了大量外匯占款,為了防止人民幣升值而進行匯率沖銷,形成了大量的流動性。這種流動性是實體經濟產生的,是真實的。但是,過去五年我們的貿易順差不斷縮窄,人民幣面臨貶值壓力,通過加金融杠桿提供流動性,這種流動性是虛擬的,不可持續。部分學者現在建議降低企業和居民家庭的杠桿率,而增加政府財政的杠桿率,以拉動經濟增長。經濟發展理論表明,靠提高社會和金融體系的杠桿率,無論是通過貨幣政策或財政政策加杠桿,其效果都是有限的,只影響一時不可以影響一世。

 

 其實,現在中國的經濟體系中還有很多沒有釋放的經濟資源。借鑒改革開放的經驗,如果把這些資源通過產權改革確權,再通過市場化的交易定價,這些休眠的經濟資源就可以變成資產,再通過金融工具轉化成生產性的資本。這些資本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不會增加社會的杠桿率。

 

 當然,改革已經進入深水區,釋放這些經濟資源會面臨越來越敏感的社會和經濟難題,需要我們具有創新的思維和政治的勇氣?,F在農村地區面臨集體建設用地、承包地、宅基地的改革問題;城市地區面臨舊城改造、房地產穩定發展的挑戰。這些問題可以通過統籌綜合化改革方案,輔以金融政策設計來解決。例如,土地和房屋的產權可以通過金融信托機制進行切分,劃分為收益權和使用權,建立法律上的風險隔離保護機制,從而促進城鄉土地、資金資源的雙向流動和城市房屋資源的有效利用。北京金控集團正在這個領域進行積極研究探索,希望能為促進城鄉統籌發展提供綜合性的金融解決方案。

 

 第二個經濟要素是勞動力(L)。大家都說中國的人口已進入老齡化時期,人口紅利已經消失,但其實勞動力L因素很多方面可以創新。首先應盡快完全放開計劃生育政策,減緩人口老齡化的趨勢;同時,勞動力總體數量增長雖然趨緩,但質量可以提高。在教育方面除了給中小學捐資建樓、大學擴招等傳統政策之外,可以利用云計算、大數據和現代通訊技術,實現城鄉教育資源的均等化,大力發展面向未來的職業教育,提升城鄉人口教育的普遍水平。另外也不要光把勞動力看成一個生產者,同時也是消費者和投資者。中國不僅是制造大國,也要注重把勞動力變成更加理性的消費者、經驗成熟的投資者,從而推動中國變成世界第一的消費市場、全球最大的財富聚集地和投資大國。在這個方面,我們依然有很大增長空間。

 

 第三個是全要素生產率(A)。這個要素直接和經濟科技創新能力相關。小微企業是勞動力就業最大的市場,科技創新最主要的源泉。當前大家關心的是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小微企業既有債權融資也有股權融資。債權融資要解決信用風險大和交易成本高的問題,這方面既要全面了解小微企業的信用情況,提供風險緩釋工具,還要考慮如果出了壞賬風險資產如何處置的問題。股權融資則要解決私募投資的資金來源、風險適配性、市場退出的渠道和時機。這些難題不能靠一家或一類金融機構獨自解決,而需要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和機構間的協力合作才可以實現。按照北京市委、市政府的統一部署,北京金控集團正在打造小微企業綜合金融服務平臺。我們在探索給小微企業提供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綜合性金融服務方案。以前,由于小微企業融資存在機制難題,大家把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當作是政治任務。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小微企業的融資將成為金融業務的藍海,變成金融機構激烈爭奪的重點業務領域。   

 

 除了促進小微企業發展之外,經濟科技創新還要吸引人才。我們以前說對外開放說的更多的是引資,現在則是引智。歷史上,絲綢之路就是一條金融創新之路,當年的長安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創新中心。早在隋唐時期,洛陽就建立了四夷館,招待中原之外的客商;唐朝在長安就有東市、西市,其中西市是胡商聚集之地,最多時有數萬之眾,相對于長安一百多萬的人口,國際化人口的比例非常之高,成為世界文明和經濟的中心。我們要打造現代化經濟和文明強國,首先要把北京、上海、深圳變成全世界人才的吸引地。優秀的國際人才來了之后要解決一系列生活配套和事業發展問題,讓大家能夠來得了、留得住、過得好。這是國際化都市發展要考慮的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講,現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國際化發展還有很大空間。

 

三、金融的價值觀

 

 最后一點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金融可以做什么?金融機構應該做什么?羅伯特·席勒教授是我在耶魯的導師,我非常贊同他的觀點,金融不光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實現好的社會和生活。

 

 前段時間,很多人都認為金融業務的目的是為了賺錢,金融機構應該只考慮股東利益,把資產規模做大、牌照收集齊全,結果社會辦金融成為時尚,也出現了一些金融大鱷。我們認為,金融是有價值觀的,金融活動有好壞之分。好的金融活動目標是提高社會經濟資源的分配效率,提升整個社會的福利水平,擴展帕累托最優邊界,每個人都會從中受益;而壞的金融活動是把社會經濟福利的大餅給自己切一大半,大多數人受損。雖然成就了幾個金融大鱷或金融帝國,但是社會大眾沒有受益。因此,一些核心的社會經濟資源和金融基礎設施,一定不能被一兩個商業公司壟斷,單純為幾個股東服務,而要具有與社會公眾利益一致的目標。

 

 北京金融控股集團成立不久,我們決心樹立正確的金融價值觀,打造一個服務百姓生活、服務首都發展、服務國家戰略、技術驅動、面向未來的創新型智慧金融體系。在中國改革開放未來的新征程中,充分發揮國有企業具有公信力和公益性的特點,建設未來金融體系的基礎設施。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技術,降低金融體系的霧霾度,增加金融市場的透明度。從這個意義上講,北京金控集團要做金融時代的發電站和煉油場,為金融機構提供更多光明和能量,建設美好普惠的金融社會,這就是我們的職責和目標。


国内大量人妻偷拍视频_国内偷拍高清精品免费视频_国内精品国内偷拍视频